1. 图片网
  2. 刀郎

刀郎的写真照片

刀郎的生日是1971年10月20日,出生于四川资中县罗泉镇。

郎原名罗林,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作曲系,是新疆德威龙音像公司音乐总监,乌鲁木齐罗林音乐创作室首席制作人。独立担纲制作了《新疆原创第一击》、《大漠情歌》、《丝路乐魂》、《丝路乐韵》以及《走进新疆之音乐篇》等唱片。与乌鲁木齐电视台合作的音乐电视作品《西部明珠》获中国音乐电视铜奖,与共青团乌鲁木齐市委及乌鲁木齐电视台合作的音乐电视《志愿》获共青团中央五个一工程奖。2002年起,随着《大漠情歌》、《丝路乐魂》等CD的成功上市,面对与全国市场接轨的要求,对罗林个人的包装需求也越来越重要。经罗林本人同意,自CD《西域情歌》的策划开始,罗林就开始以“刀郎”的名字来面向广大歌迷。作曲、作词、音乐制作、弹琴全靠自学。曾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。1991年赴海南歌厅演出时认识了新疆姑娘朱梅,1995年,他随朱梅到了新疆 ,成立了西北音乐工作室,罗林正式改名刀郎。现在与妻子朱梅和女儿月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
2003年,刀郎的第一张专辑《西域情 歌》一炮打响;第二张专辑《刀郎》2004年1月6日面市后迅速火遍全国。
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刀郎有多红的话,那么绝对是“无处不 在”。候机厅里是刀郎的歌、飞机上也是刀郎的歌、出租车里依然是刀郎的歌……是谁发现了刀郎?是谁制造出“刀郎现象”?带着这一疑问,记者 来到刀郎所在的雅辞唱片公司,找到了刀郎的“铁哥们”、做了他六年经纪人的李松强。难道,就是眼前这个留着长发、精明能干的新疆人策划 了刀郎迅速红遍全国的“大手笔”?
密码一:幕前刀郎 幕后“李郑”
说起与刀郎的相识,李松强唏嘘感慨:“那是1995年,刀郎刚和朱梅来到新疆,为了挣钱,他开始到各个演出场所去当键盘 手,而我也恰好在做贝司手,我们就这样组成了一个伴奏乐队,在乌鲁木齐跑场,连名字都没有取。那时,刀郎一心想做一个优秀的音乐制作 人、创作者,第二年他就办起了自己的音乐工作室,虽然很缺资金,但他头脑非常灵活,是第一个把‘商业音乐’的概念带到新疆的音乐人。199 8年,我们遇到了郑金标,他就是专辑《刀郎》的总策划和制作人,他很欣赏刀郎的音乐,当时因为翻唱新疆歌曲比较有市场,我们三人就决定 制作这样的唱片赚些钱。也就在那一年,刀郎很直白地告诉我:‘你弹贝司是没什么前途的,你做经纪管理会更优秀!’我就接受了他的意见。”
密码二:唱歌纯属意外
“1999年,我们开始做第一张翻唱专辑《大漠情歌》,定位是一张新疆旅游纪念品。因为必须先要制作 出小样来,而我们又请不起北京的歌手来试唱,于是试唱的任务很自然地落在了刀郎的身上。没想到他认真一唱,我们都欣喜不已,从没学过 演唱技巧的刀郎,音域居然格外宽广,而且他的嗓音非常独特,感情也很投入。当时很多唱片经销商听过他的试唱后,都说:‘别找人唱了,我 们就要他唱。’”
密码三:发行“边疆包围城市”
“2000年,《大漠情歌》上市了,仅限于在新疆当地发行,反响还不错。2002年 又开始做《西域情歌》,2003年上市,这一次,我们有意识地找了个外地经销商帮我们发行,对方做得不温不火,但已经有一些经销商专门跑 到新疆来跟我们洽谈业务了,《吐鲁番的葡萄熟了》、《怀念战友》都是那时的作品,被挂到网上后传播很广,很多人都知道新疆有个刀郎, 翻唱民歌有个好嗓子。到2003年正式制作《刀郎》时,我们的信心大多了,决定向全国推广我们的音乐理念,当时特地找了广东一家大的音像 发行经销商帮我们发行。之后,全国各地的音像店都开始把《刀郎》当作背景音乐来播放。”
密码四:网络力量太神奇
“我们 没想到,网络传播会对《刀郎》的影响这么巨大。原本我们以为刀郎的歌只适合30岁以上的人听,但没想到在网络上的流传如此之广,上网的 可主要是年轻人哪!现在回想起来,其实我们的所有操作手法都是逆行的———别的公司是先有了公司,然后再签艺人,而我们是先有了艺人和音 乐,才开始成立公司,为的就是做《刀郎》这盘专辑。别的公司是先在北京宣传,然后辐射到各地,我们是最后才到北京,但反响却出乎意料 。我们也有推广计划,但确实没有太多的经费去大肆宣传。所以,我们认为刀郎的走红不是一种人为的运作,而完全是靠他的音乐征服了市场 。要说有人为的痕迹,那就是刀郎、我和郑金标一直认为,把新疆民歌流行化,有市场!
密码五:基本不走穴 不会离开新疆
“现在刀郎基本上不走穴,更不做演唱会,我们对外的借口是刀郎没有档期,其实不是这样的,我们只是认为要把刀郎的 巅峰状态多保持几年,就应该这样做,虽然他现在唱四首歌的出场费已经涨到了30万。刀郎以后会加强与外界的联系,但他不会离开新疆,因 为这里才有他的音乐之根。因为资金和设备不到位,很多唱片公司反映《刀郎》的录音效果有些粗糙,包装太普通。所以现在我们投资了160多 万,正准备在新疆郊外做一个国内设备一流的录音棚。”
密码六:今后需要更加专业
“现在我们准备和大的唱片公司展开品牌 合作,目的是想借助他们的制作力量。另外,我现在在网上通过远程教育报考了清华大学的MBA,并通过了学位考试,因为刀郎要长期屹立市场 ,必须要有专业的市场运作专家。今后我们必须得更加专业。”
李松强最后说:“其实刀郎是我们唱片公司的一个大股东,但他没有担 任任何行政职务,只做了首席音乐人和音乐总监,因为我们都认识到,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,只有继续做好音乐,才不会一夜走红,又转眼过 气。”